苏远棠

一个神奇的设定2

本章只有光光啦 
感觉时间线有点乱了哈哈哈



 夏之光是要去圣殿为新一批的魔法师历练做引路的,也无非是些训诫、祝福以及启发一下思考罢了。他希望可以快点结束,因为大家要在晚餐时等他,彭楚粤答应会管住陈泽希和郭子凡不让他们偷吃,而肖战表示他可以推迟做饭的时间。
 
 等他到圣殿的时候仪式差不多准备好了,地面铺的大理石上堆了些淡黄色的灌木丛,光元素也因为魔法阵的缘故,实体化成许多的光点在殿内漂浮。他看见十多个孩子站在偏殿门口说话,说话的声音很小,并不吵闹,只是面上的笑容和期待,几乎让夏之光觉得自己也将是他们中的一个。夏之光负责的是最后一个部分,魔法师们需要一位神圣的光法师来指引他们将来的道路,送他们开始自己的旅程。
 
 夏之光站在殿内看着上一个孩子兴奋地走出圣殿,回头等下一个进来。夏之光的魔法温和地笼在走进殿内的孩子身上,他开始发问,

 他问,“你有准备好面对漫长的时光吗。”
 
 面前的孩子似乎会将“有”脱口而出了,夏之光也只是温和地望着他,安静地等待着回答。但是孩子盯着他的眼睛就踌躇起来,不知道是想说什么,但是又沉默了。

 夏之光站在拼接的玻璃窗前看着他,阳光透过五彩的玻璃打在夏之光身上,他低头微笑着看着魔法袍上的光斑。
 
 我是怎么回答的呢?

 夏之光回忆起从前的事,他想起他的师傅,想起他也问过同样的问题,而他是怎么回答的呢。
 
 面前的孩子一直沉默着,圣殿里一时安静下来,光元素仍在空中上下漂浮,夏之光突然生出一种时间走了很久的流逝感,久到他快要认为他想不起来答案了,可是一个声音就从心底醒来,那声音很轻,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,它说着,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外边的阳光洒在草木上,喷泉的水也闪闪发亮,一个穿白袍的孩子站在偏殿那扇雕花大门的门口,他感到有点紧张,这次仪式过后他便可以去游历了,师傅在殿内等他,他再次深吸一口气,推开了门。
 
 夏之光看着那个孩子走到一个长胡子老法师面前,老法师的胡子铺在他深蓝色的袍子上,蓝白的颜色在昏暗的殿内格外显眼。

 老魔法师在等着他面前的孩子开口,夏之光也在等。然后他就听见,听见那个孩子,听见他自己说,“我不知道。”
 
 夏之光的目光从魔法袍上移开,他重新看向不做声的孩子并对他微笑,“没有关系。无论你有没有准备好,知不知道漫长生命的意义都没有关系,你并不用急着回答我。你有很长的路可以走,懂得的去证实,迷茫的去寻找。”

 圣殿大门缓缓打开,阳光照进来,把孩子照成逆光的剪影,孩子愣愣地看着他,于是他说,“祝福你。”

 夏之光看着孩子转身踏入阳光里,圣殿外的世界也趁机溜了进来,青草的气氛混着面包的香味飘到圣殿里,夏之光想起自己也是这样走出圣殿的,那时候他顺着石板路走出圣域,听着皮靴踏在石板上的声音,沿着路边的小雏菊走出城去,那时候他对生命还没有明确的概念,也不知道将来的道路,不过他踏上了旅程,这是肯定的,所以才会有后来的故事。



我猜后来不会再那么长的更新了😂打字好麻烦

一个神奇的设定

设定在前边 戳头像


黎明的时候,夏之光穿过庄园,在走出大门的时候顺手折了一枝肖战养的蔷薇花。其实整个庄园的植物都是肖战养来着,大概因为他喜欢拿植物来写生?反正那枝幸运的花现在被插在魔法袍的口袋里。按理说口袋里是该放红色或白色,或者随便什么颜色的玫瑰的,但是肖战似乎不偏爱玫瑰,园子里各色花木中没有它们的位置。倒是陈泽希在窗台上种了一簇,据说是会开很多种颜色的奇特种类,不过没有人信他,因为种了三年而不被主人关照的花,没有开过。夏之光一开始还期待着会去瞅两眼,时间一长,他只怀疑那是恰好长在那里,而陈泽希懒得去拔的杂草。毕竟陈泽希一直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不是吗。

想写茶酒全员
大概设定就是
赵磊 纯种吸血鬼
陈泽希 法老木乃伊
夏之光 魔法师
彭楚粤 狼人
伍嘉成 恶魔
谷嘉诚 狼人
郭子凡 魔法师
肖战 转化吸血鬼
焉栩嘉 小恶魔

挑个冷一点的tag
最后一个tag私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