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远棠

我甘愿站在山顶,充作一颗尘星
听风声雪语消去,等十二季轮转回音
看中天无情月,守平生不悔心

第一张我少女的哥俩(ಡωಡ)hiahiahia

涛哥涛哥 ❤️

胡老师生贺为什么是涛哥我也不懂我自己🌚🌚

真一:

日食三斗南国梨,敢与太白醉高低。

============

秋天啊,醉红叶不如醉梨香~



百无一用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云生自在此仙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贵州



给我已经变成景区的家乡

感juo人sen已经到达捞高潮,感juo人sen已经到达捞巅fong。
茅台!搞起搞起搞起!
嗨呀来到起逗四pong油嘛……薅嘛薅嘛你huo半杯,……薅嘛薅嘛你huo啤咧!
你晓不晓得劳资矮你嘛!你还怀疑劳资!

诚邀各位过去吃喝玩乐花钱哈哈哈哈哈!!!!【声嘶力竭】
请尽情的把钱甩在他的身上

HistoricalPics:

“🐸它好像能够转动引力场。”

只是最近出去玩一直被追问谈笑的产物

有些看热闹的人问我恨不恨那些离开的人。

我:???

我该恨他们什么,他们什么也没有做错,有瞬间我甚至自愧不如他们正直。我很难对不知情的人描述,喜欢两个热烈温柔的人是什么样炸了银河系的感动,也更难告诉你天使的身边都是天使,连喜欢他们的人也都是些很温暖的人。

看人说喜欢一个人最长久的方式就是不入其粉圈。我默念了一下渔圈的小伙伴们,关掉了那个热度挺高的评论。我没有回复,毕竟我才是异类。[笑]

所以不要再问恨不恨谁的问题了,我不是木石,何况木石也有本根。

那些离开的人多为两类,一类会默不作声地跨出门,倚着栏杆失一会儿神 ; 一类叹着气,仔细压平写好的书信。他们有的难过,有的悲愤,有的漠然,有的心寒。他们落下离别的话,告着再也不见的别。留下的人却说不出安慰的话,也伸不出挽留的手。

谁会比谁更难过呢,没有人清楚。

我有时候想,哀莫大于心死,那些出走的人也并非都能比留下的人看得更开。

我必须重申一遍,所有的小伙伴都是温暖的人,离开的也是。决绝的人不回头,意难平的也只回身拥抱留下的人再走。谁都不开口,不劝我走,不求你留。

你知道,极点有最长的白昼和最深的夜空。或许这里也是另一个极点吧,有白日最温柔的太阳,有黑夜最清澈的星光。

你不知道,渔圈有世界上最温暖的光。 

❤️






星光:我特么是太阳能的电灯泡😒

哎呦,瞧太阳把你给能的[笑]



铃愿君:

p1是大家都熟悉的亲亲😄不过我给改成亲脸脸了~~~
p2旧图

爆肝兽:

蛇蛇:不晓得今天angel会不会给我打电话(这凳子真的画到我自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