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远棠

可是我乐意 毕竟 谁又能拿谁怎么办呢
微博的图 很喜欢 没有授权 侵删

花果山阿贵:



Day 22 心中觉得最甜的图


我不纠结了,我要疯狂安利,看吧,他俩就是这么齁【摔掉了狗食盆


须臾收卷复把酒,如似万里烟尘清

启信好。

 

      这是第二封信了。

 

      我没想过是这样的背景。

 

      给怎么来描述我所感受到的难过呢。这么多年,足够我从一个小孩子长大了。我一直很抗拒成长,但是在写给你们的小盒子里,我开始期待它,“看着你们,会不自禁地想象你们以后的样子,而我居然也因此开始期待未来的到来”。

 

      我试了几次也终没能准确地表达我的心情。我没有再抗拒长大,相反,我在希望去北京,或者一个离北京不远的地方。我希望可以离我所相信的近一点,我想要那种亲切感,就像是我经过家旁你们曾待过的烧烤摊一样,没有见过,但是难以言明那种雀跃。

 

      我还没有原谅你,虽然我感到难过,难过到没有空隙去愤怒与责怪。不过我会等,没办法,日子太长,长到我已经无从知晓准确的时间和喜欢的起因了。

 

      所以是真的,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,容易误终身。

 

      可是我很早地就遇见了,早在我还不能管理自己情感的时候就已经忘不了了。后来的所有人,我都没有再这样长久地喜欢过,我只是在十多年间,在你们的声音里,渐渐长成了大人。我没想过也改不了这个习惯了,你知道,成人后所有的情感,其实都走不出童年。

 

      我写这么多,也只是因为心神不定而已。数学课上着上着就突然很难过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关于算术或者眼泪。我只能在心底感谢上一周的阴雨寒风,因为感冒,那些隐蔽在内心深处的情感才得以光明正大地宣泄。

 

      想来我还有190天就高考了,还有111天18岁了,我从一个小孩子盼成一个青年人了,我就要长大到可以赴约了。我不知道。

 

      所以说,偏执也好,顽固也罢,我乐意守一座空城,等一场约定。

 

      毕竟,谁又能拿谁怎么办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年11月29日晚于渔梁山下

一个神奇的设定3

学校运动会 强行写一波 很短 是真的短

啊....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见面 哈哈哈


不过若是要夏之光来说的话,一切的起点其实并不在圣城。

夏季的天色黑得很晚,即使是过了晚餐的时间了,仍然可以看见很蓝的天和大朵大朵的云。风从山头吹进小镇里来,它摇晃着闯过集市,摊位上格纹桌布未压住的角便在空中翻飞着发出声响。

夏之光挑了所种着许多花花草草的旅店,看店的是位披着大织布围巾的婆婆,夏之光推门的瞬间看着阳光铺在她银白的头发上,恍然以为是殿里的阿嬷。

顺着拖得很干净的木楼梯向上走,扶手亮闪闪的让人生出想去摸摸的念头。夏之光倚在二楼阳台的栏杆上,远方天边的落霞乘着风吹过他的发梢。夏之光蹲下来,将盛满牛奶的杯子放在地上,盘腿坐在阳台边感受着光从肩头移到指尖,再完全地沉到阴影里去。

他猜测圣城的晚钟也许已经敲响了,他安静的闭上眼睛,如果做得到的话,也愿意竖直耳朵。夏之光想象着圣城的钟声是怎样响彻相隔的山谷,应和流经的河水来到这个小镇,来到他身边的。他迅速而满足地轻笑了一声,夏之光觉得自己几乎要闻到圣殿里的花草了。但是他知道他没有,而且一旦睁开眼,连钟声也会一并消散在夜色里。夏之光重新抬眼望向小镇的灯火,市集的喧闹与食物的香气瞬间就袭裹住他,人们的欢笑声嘈杂在一起模糊地传到每个角落。

夏之光喝光了杯子里的牛奶,舌头飞快地扫过嘴唇,他咂咂嘴,转身打算下楼再去要一杯。他感到有段很小很小的灌木梗混着小镇的烟火钻到了心里,那并没有很不舒服,不过,这让他想喝更多的温暖的牛奶。未入秋的天气还没有很冷,至少往年的这个时候,夏之光还在扯着修女阿嬷的衣袍索要凉糕,还不想喝教堂里准备的热牛奶。

谁知道呢,也许是这个被鲜花簇拥着的南方小镇要比圣城冷得更早一些吧。

一个神奇的设定2

本章只有光光啦 
感觉时间线有点乱了哈哈哈



 夏之光是要去圣殿为新一批的魔法师历练做引路的,也无非是些训诫、祝福以及启发一下思考罢了。他希望可以快点结束,因为大家要在晚餐时等他,彭楚粤答应会管住陈泽希和郭子凡不让他们偷吃,而肖战表示他可以推迟做饭的时间。
 
 等他到圣殿的时候仪式差不多准备好了,地面铺的大理石上堆了些淡黄色的灌木丛,光元素也因为魔法阵的缘故,实体化成许多的光点在殿内漂浮。他看见十多个孩子站在偏殿门口说话,说话的声音很小,并不吵闹,只是面上的笑容和期待,几乎让夏之光觉得自己也将是他们中的一个。夏之光负责的是最后一个部分,魔法师们需要一位神圣的光法师来指引他们将来的道路,送他们开始自己的旅程。
 
 夏之光站在殿内看着上一个孩子兴奋地走出圣殿,回头等下一个进来。夏之光的魔法温和地笼在走进殿内的孩子身上,他开始发问,

 他问,“你有准备好面对漫长的时光吗。”
 
 面前的孩子似乎会将“有”脱口而出了,夏之光也只是温和地望着他,安静地等待着回答。但是孩子盯着他的眼睛就踌躇起来,不知道是想说什么,但是又沉默了。

 夏之光站在拼接的玻璃窗前看着他,阳光透过五彩的玻璃打在夏之光身上,他低头微笑着看着魔法袍上的光斑。
 
 我是怎么回答的呢?

 夏之光回忆起从前的事,他想起他的师傅,想起他也问过同样的问题,而他是怎么回答的呢。
 
 面前的孩子一直沉默着,圣殿里一时安静下来,光元素仍在空中上下漂浮,夏之光突然生出一种时间走了很久的流逝感,久到他快要认为他想不起来答案了,可是一个声音就从心底醒来,那声音很轻,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,它说着,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外边的阳光洒在草木上,喷泉的水也闪闪发亮,一个穿白袍的孩子站在偏殿那扇雕花大门的门口,他感到有点紧张,这次仪式过后他便可以去游历了,师傅在殿内等他,他再次深吸一口气,推开了门。
 
 夏之光看着那个孩子走到一个长胡子老法师面前,老法师的胡子铺在他深蓝色的袍子上,蓝白的颜色在昏暗的殿内格外显眼。

 老魔法师在等着他面前的孩子开口,夏之光也在等。然后他就听见,听见那个孩子,听见他自己说,“我不知道。”
 
 夏之光的目光从魔法袍上移开,他重新看向不做声的孩子并对他微笑,“没有关系。无论你有没有准备好,知不知道漫长生命的意义都没有关系,你并不用急着回答我。你有很长的路可以走,懂得的去证实,迷茫的去寻找。”

 圣殿大门缓缓打开,阳光照进来,把孩子照成逆光的剪影,孩子愣愣地看着他,于是他说,“祝福你。”

 夏之光看着孩子转身踏入阳光里,圣殿外的世界也趁机溜了进来,青草的气氛混着面包的香味飘到圣殿里,夏之光想起自己也是这样走出圣殿的,那时候他顺着石板路走出圣域,听着皮靴踏在石板上的声音,沿着路边的小雏菊走出城去,那时候他对生命还没有明确的概念,也不知道将来的道路,不过他踏上了旅程,这是肯定的,所以才会有后来的故事。



我猜后来不会再那么长的更新了😂打字好麻烦

一个神奇的设定

设定在前边 戳头像


黎明的时候,夏之光穿过庄园,在走出大门的时候顺手折了一枝肖战养的蔷薇花。其实整个庄园的植物都是肖战养来着,大概因为他喜欢拿植物来写生?反正那枝幸运的花现在被插在魔法袍的口袋里。按理说口袋里是该放红色或白色,或者随便什么颜色的玫瑰的,但是肖战似乎不偏爱玫瑰,园子里各色花木中没有它们的位置。倒是陈泽希在窗台上种了一簇,据说是会开很多种颜色的奇特种类,不过没有人信他,因为种了三年而不被主人关照的花,没有开过。夏之光一开始还期待着会去瞅两眼,时间一长,他只怀疑那是恰好长在那里,而陈泽希懒得去拔的杂草。毕竟陈泽希一直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不是吗。

想写茶酒全员
大概设定就是
赵磊 纯种吸血鬼
陈泽希 法老木乃伊
夏之光 魔法师
彭楚粤 狼人
伍嘉成 恶魔
谷嘉诚 狼人
郭子凡 魔法师
肖战 转化吸血鬼
焉栩嘉 小恶魔

挑个冷一点的tag
最后一个tag私心